开封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

博学笃行,与时俱进

LEARNED RESOURCEFUL,TIMES

黄河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北宋官瓷

发表时间:2021-01-24 10:30

黄河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北宋官瓷

            --市场信息报记者专访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陈连义


从市场信息报获悉:2021年1月13日 第146期刊登!

2345_image_file_copy_2 (4).jpg

2345_image_file_copy_1 (5).jpg

在中国,泱泱黄河,奔腾不息,历经数年,孕育无数璀璨文化之明星,如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齐家窑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历史发展到北宋时期,中国文化已达到了绝代巅峰。

    北宋综合国力发展空前,北宋都城东京(开封)也成了世界大中心城市,形成了“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的局面,而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也达到了历史巅峰。

    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像宋太祖赵匡胤一样文明理智的改朝换代,不战而胜,怀柔天下。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其高超开国,卓越建国,文化强国之决策,为宋代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使五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得以保护和延续,再经过七代帝王的不断努力创新发展,高峰精绝于徽宗时代。

    正如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于一身的陈寅恪所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

    美国历史学家墨菲指出:“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发展,创新和文化繁盛的时期。它拥有约一亿人口,完全称得上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生产力最发达的国家”。

    北宋官窑文化就是在北宋这一鼎盛时期形成的,是黄河文明中的一朵奇葩。就北宋官窑相关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陈连义。

    北宋官瓷文化产生于赵宋之世,登峰造极,为历代陶瓷之巅。巅峰之作,离不开功底深厚综合素养高的文化创作者,更离不开宋代文化创作的肥沃土壤和适宜文化发展的良好环境,是北宋时期文化强国、国泰民安、江山社稷永固、长治久安的政治文化集中体现。

    认识北宋官瓷,我们除了了解官瓷有三代礼器滋韵味、简约而优美的形制,神奇的子口铁足、鳝血纹、温润如玉、攥之出油、粉青的釉色外,更重要的还要了解北宋官瓷的国泰民安的优秀文化内涵。是道器不离的最佳体现,是文化强国的最佳代表,也是我们认识北宋官瓷的关键。只有从“道”的概念来理解,才能科学地认识北宋官瓷。孔子在《易·系辞传》里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意思是,道是无形的,器是有形的。器即器物,所有有形的物质都是器,不单指器皿;而道,是所有器物所存在、运动、发展的总规律,是无形的。但是,道器不离,无形的规律的道,恰好就存在于有形的器物之中。北宋官瓷如是也,北宋官瓷是礼器,是形,内涵着无形的道,器载道垂诫,安上治民,垂法后世,道器不离,国家安定,百姓幸福。

    故北宋官瓷就是北宋时期,从赵匡胤开始,由八个皇帝在礼制改制不断完善中,历经一百五十八年,在宋徽宗时代,终于完美呈现的礼器,后人称为北宋官瓷,京师所造窑口称为北宋官窑。

    礼器未成,不造燕器,燕器未成,不造养器。在北宋礼器完成后,燕器、养器均有之。

    有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北宋官瓷形成于宋徽宗时代?让我们先了解一下赵佶是何许人也。宋徽宗赵佶,号宣和主人,书画家,宋朝第八位皇帝。他出生在1082年6月7日富庶繁华北宋东京城,是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自幼养尊处优,追求奢侈生活。宋徽宗尊信道教,大建宫观,自称“教主道君皇帝”。在南方采办“花石纲”,在汴京修建“艮岳”。宋徽宗喜爱中国传统文化,善收藏,酷爱书画,利用皇权推动中国传统文化,使宋代各领域的文化艺术繁荣昌盛,有了空前绝后的发展。他还自创一种书法字体被后人称之为“瘦金体”。他热爱画花鸟画自成“院体”,是古代少有的颇有成就的艺术型皇帝。在他的文化艺术魅力感召下,北宋综合文化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正是他本身的天赋与对传统文化的热爱,精绝的礼器北宋官瓷自然就落在宋徽宗时代。

    北宋的陶瓷文化发展亦达到巅峰。

    《中国文化史》:“宋代有一最著美术工艺,为历朝所不及者,曰磁器。……然宋代陶瓷之美者,尚不数景镇,而以定、汝、官、哥为最有名。”

    赵佶的第九子宋高宗赵构继承了北宋官窑,在杭州设窑烧造,后人称为南宋官窑。这一灿烂的陶瓷文明,一直延续至今。北宋官窑自古以来,扑朔迷离,若影若幻。庶几先王,垂法后世的巅峰之作,至今还充满着神奇色彩。

   421.jpg

    北宋官瓷礼器花费之巨大,有史料记载。

    宣和二年六月甲午,诏:“礼制局制造所等各支过料钱物数浩瀚,可并限一月结绝。”《纪事本末》卷百。

    陈连义认知北宋官窑,这还得从2002年在北京的一次邂逅说起。

    一次邂逅改变了陈连义的一生梦想。北京是让文化人做梦的地方。2002年他与张守智老师的一次邂逅,改变了陈连义的一生。当时,张老师谈及他正在为国务院做“紫光阁用瓷”、“陈列瓷”及“礼品瓷”的设计和监制工作,并且他还劝陈连义把开封的北宋官窑好好下功夫挖掘一下。“我当时就蒙了。1992年我在开封开始学习工艺美术陶瓷设计,1996年毕业于河南大学工艺美术系。我怎么就不知道开封有窑?!”陈连义小心翼翼地问张老师:“官窑不是在景德镇吗,怎么会在开封呢?”张老师说:“你老家开封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北宋时期最为辉煌,特别是陶瓷,形成了五大名窑——官、哥、汝、定、钧。而官窑就产于北宋时期的东京,就是你们老家开封。如果你小子能把北宋官窑做好了,可是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后来陈连义才了解到,张守智老师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系教授,他自50年代开始,就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庆典用瓷“建国瓷”和“钓鱼台国宾馆用瓷”、外交部的“中国驻外使馆用瓷”、“人民大会堂国宴瓷”的设计和监制。

   521.jpg

    听人劝,吃饱饭。回老家开封做官窑,这是陈连义一生的最大转折,从此就与官窑结下不解之缘。他从书籍里、网站上、知情人士、各地的陶瓷专家等等,苦苦寻找北宋官瓷的蛛丝马迹。一找就是近二十年。

    众里寻他千百度。北宋官瓷,不要说外地人,即使是开封市民,绝大多数也无缘与其谋面。陈连义寻寻觅觅,自从认识了开封北宋官瓷行业协会的张同山会长,才逐渐解开了开封恢复北宋官窑的面纱。沿着恢复北宋官瓷的文化脉络,走进北宋、走进夏商周时代,这才看见北宋官瓷的真正面目。

    2004年张同山被聘为开封市官瓷研究所副所长,具体负责技术与销售。2006年其参加了开封市官瓷研究所改制工作。陈连义从张会长所提供的材料及从网上、旧书市场上所购材料中,对八十年代一场轰轰烈烈恢复北宋官窑的事件,有了清晰的认知。

   timg (2).jpg

    陈连义为记者一一细数北宋官窑发掘的脉络。

    八十年代开封有志之士以“不恢复官瓷死不暝目的精神”,开始在北宋官窑的原产地恢复北宋官窑。1980年,在北宋官窑的原产地开封,热衷于北宋官窑的人们开始了震撼人心的恢复工作。开封人民研究恢复被誉为“瓷器明珠”的官瓷,责无旁贷。

    1972年,周恩来总理对恢复北宋官窑有所指示。

    1974年,开封市工艺美术实验厂厂长高菊德先生,设置窑口,曾多次向上级阐述过恢复官窑的设想,但终因资金问题搁置下来。

    1979年,在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先生直接关注恢复北宋官窑的情况下,恢复北宋官窑的工作提上了日程。

    1980年,国家经委领导曾电话询问河南省二轻厅官窑恢复情况。

    1981年,国家计委、国家经委批准了由高菊德、王清林等《关于恢复宋官青瓷》的立项报告。同年9月,成立开封市工艺美术实验厂试制组,高菊德任组长。

    1982年国家计委、国家经委、轻工部工艺美术公司相继拨付专项资金共计130万元,恢复官窑。

    河南省、开封市各级领导和主管部门对此项工作高度重视,责成开封市工艺美术实验厂试制组开展研究恢复工作,要求以“不恢复官瓷死不暝目的精神,为振兴中华做出贡献!”

    1982年3月,开封市工艺美术实验厂试制组,正式开展研究恢复工作。11月,高菊德等带上八个月的辛勤劳动成果,受上海硅酸盐研究所郭演仪先生邀请,参加在上海召开的国际古陶瓷会议。与会专家见到仿官瓷作品都给与很高的评价。

    1983年,王清林、王振宇、刘海诗、宋书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零距离目睹北宋时期的北宋官窑作品。10月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对开封市工艺美术实验厂试制组所烧制的仿官瓷进行了化验分析,达到了预期设想,接近北宋官瓷。

    试制组百般努力,成功恢复了北宋官窑。从1981年到1984年的三年中,试验组的同志们进行了上万个数据的计算,试验了一百三十多种配方,烧制百余次,积累了大量的技术资料和制作经验。

    1984年,成立了开封市北宋官瓷研究所,王清林任所长,陈忠义任副所长,何浩庄任试制组组长。研究所隶属开封市工艺美术工业公司。

    1984年6月18日,在开封举办了恢复宋官青瓷项目鉴定会,专家认为可和传世品媲美。我国已恢复许多古名窑。鉴定结论一般都用“接近”、“近似”等词,用“媲美”、“逼真”还是第一次。且全国最著名的古陶瓷专家几乎全部参加了该项目鉴定会。与会专家惊呼:“这是次盛会,出席会议的著名专家比出席1982年中国古陶瓷国际讨论会的还要多。”而鉴定结论可靠且具权成性。目前项目成果已运用于生产。因此可以说,技术是成熟的,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

    这个阶段恢复北宋官瓷只是仿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釉色形制达到完美。从恢复仿制到2020年已有四十个年头了。热爱开封,献身北宋官瓷的官瓷人仍在继续探索。陈连义参与北宋官瓷继承与创新发展有二十年了。他认为传承北宋官窑文化还要从全面认知开始,继承先辈们的光荣传统,砥砺前行,撸起袖子加油干,让黄河文明这一官瓷文化奇葩继续发扬光大。

    陈连义说:“我们文创北宋官窑时,要达到表里如一,不但有精美的外表,紫口铁足、龟北片、鳝血纹、釉色粉青、圆润如玉、攥之出油,而且还要有深厚的国泰民安文化内涵。外观是为内涵服务,内涵成就外观。只有好的形制和好的文化内涵的官瓷作品,才能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物质和精神需求;才能与时俱进,为当今社会服务,满足人民的幸福感;才能尊重生命,万物和谐相生。这才是精品,才能被广为流传。北宋官瓷才能健康继承和创新发展。”

    “同时还要继承宋徽宗的‘革千古之陋’的创新精神;‘成一代之典’的格局精神;‘断之必行’的刚毅精神;还要继承宋徽宗皇帝的‘庶几先王,垂法后世’的胸怀和长远目光。这样我们就会继承黄河文明中的一朵奇葩——北宋官瓷,文创出更好的官瓷文化作品,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文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带一路的繁荣幸福、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更大的贡献。”陈连义如是说。

                       (市场信息报记者   任志强)